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于北辰與吳斯懷

于北辰與吳斯懷(合成圖)

 

于北辰與吳斯懷有幾個共同點,他們都是以前所謂的「外省人」,都是國民黨背景,都是陸軍官校畢業,而且都升到「將」級,但他們的人格與觀念卻截然不同。

如果把他們兩人並列,讓不同背景的人選擇他們認同的人,我們可以大膽假設,台灣人大部份會認同于北辰,「外省人」會認同吳斯懷;中國人、國民黨人和陸軍官校校友會也必定認同吳斯懷。

厚顏去人民大會堂聽習近平訓話的吳斯懷,當上國民黨不分區立法委員;于北辰批判退將舔中成網紅,憑自己耕耘,當選挑園市市議員,反受國民黨排擠。

陸軍官校「紀念」黃埔建校百週年「校慶」,不邀請于北辰,官校校友會發表聲明指控于北辰當名嘴,批評黨國歷史,有損母校名譽。

以吳斯懷為榮,把于北辰當「敗類」,顯然與台灣人的觀感不同,也凸顯國民黨仍陷在歷史泥沼,受自己黨國洗腦教育之害,不能自拔。

無可否認,黃埔軍校有它的歷史背景與不同時代的任務,有它效忠的特定對象。那是孫中山「革命尚未成功」,軍閥各據一方,他決心仿蘇聯紅軍建立的國民黨黨軍,與中共合流對付其他軍閥。創校校長是蔣介石,政治部主任是周恩來,林彪是第四期,與後來當了國民黨國防部長的高魁元同期。

初期的黃埔是為北伐,只訓練半年便上戰場,但孫中山一死,蔣介石清黨,終止國共合作,黃埔成國民黨黨軍的養成所。

黃埔一提起校史,便稱北伐、抗日、「剿匪」,的確,這是陸官台灣復校之前承受的使命,他們對國民黨及它所代表的中國效忠,軍費由中國人民負擔,與屬於日本帝國殖民地的台灣無關。所謂抗日勝利「解放」台灣更屬無稽之談,而「剿匪」在這次校友會聲明中,不是被「省略」,就是變成「剿共」。

陸軍官校在台灣復校,經費由台灣人民負擔,效忠對象是在台灣的「中華民國」,使命是保衛台灣,保衛依憲法定義的中華民國國民,既不「反攻大陸」,也不是「保衛」中國人民。

民主化的演變,陸官肩負不同的時代任務,它在台灣「復校」的背景、任務、效忠對象與歷史的黃埔已截然不同,要吹噓不同時代的不同任務和榮耀,那是對過去式歷史的評價,與這一代人無關。

台灣人民沒有參加剿共,也沒有理由「反攻大陸」,只是因為中共主政的中國要侵略併吞台灣,台灣為自衛只有抗共。

于北辰在校時受反共教育,現在立場還是反共,他沒有變;變的是跟黨國喊剿匪,喊反共的吳斯懷們,現在是投共一家親。于北辰活在現代,以捍衛現代人的民主自由為己任,吳斯懷們活在北代抗日剿匪一代的世界。

美國西點軍校學生,畢生信念在「責任、榮譽、國家」,這是永遠不變的國家軍人任務。台灣的外敵只有一個,就是共黨專制的中國,于北辰反共立場沒有變,是國民黨的吳斯懷變了,變成投共賣台。于北辰加油!

(本文作者為沈潔)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