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張之豪專欄》蔣氏政權的神話建立在「帝王將相」的封建思想上

圖片來源:中央社
身為一個現代、民主、自由的政黨,我們當然主張無論出身高低,努力與能力才是判別一個人的價值的唯一標準。所以身為民進黨人,不會也不可能去打,蔣萬安的血統真偽問題。那是甄嬛傳、九品芝麻官那種把封建迷信視為戲劇元素的娛樂,理應是個現代政治要避免的警世寓言,而不是奉為圭臬的操作守則。
我認為,蔣萬安認為自己是誰,就可以主張自己是誰,他是不是真的是蔣家的骨肉,一點也不重要。重點是他既然想要蔣介石的政治遺產,那他就必須承擔蔣介石的政治負債。這很公平,沒有什麼好閃躲的。
你要當蔣家人是你自己選的,所以當我們要燒掉蔣家廟時,你也別想跑。
這樣,台灣在 21 世紀初的這場選舉,就不只是一個首都城市選舉而已,而是這個國家在民主的進程裡,對威權遺緒的態度立場,台北市,是沈溺在迷信帝王君主的前現代,還是相信人本民主的現代。但這是民進黨這個政黨的立場。周玉蔻不是民進黨,既非黨員也非公職,周玉蔻講的話,是代表另外一種聲音。
縱使我再怎麼鄙夷所謂的「帝王將相」的封建思想,但蔣氏政權的神話,卻恰巧就是建立在這個觀念之上。
我還記得小學的教室後面牆上,左邊是堯舜禹湯,中間,朝代皇帝一字排開,排到最後,蔣中正、蔣經國。這就是國民黨教育體制要灌輸的觀念,當蔣介石跟成吉思汗、宋高宗、唐太宗擺在一起時,他就算不說蔣介石是皇帝,再笨的人也知道,他就是要說蔣介石是皇帝。我若要陪小女孩玩扮家家酒,首先我必須要假裝相信大家的塑膠杯裡都有茶,這樣喝下去的動作,才像是真的在喝茶。這就是進入他們的邏輯(make believe)。
有一群人,就是蔣萬安與黃珊珊最近都在努力拉攏的一群人,他們就是在這個家家酒的邏輯裡的人。他們看到甄嬛傳裡滴血認親,整個故事過程,對那群人來說,都是人生格言、心靈雞湯,是真理。對他們而言,位份、尊卑,誰是官女子、誰是答應、誰是貴人、誰是貴妃,一清二楚,不容置喙。這就是為什麼每三不五時,我們就要看到一些人寫一些抒情文體的「台灣去中國化去到沒了道德、不懂中文之美」。雖然,若在他們堅持的觀念下,女人應該還在裹小腳。當我們只把這一切當作戲劇,看到甄嬛與看到綠巨人浩克一樣,我們接受故事的高潮迭起,但我們知道最終這是戲。但對那群人不這麼看,他們完全入戲在其中。
所以一有什麼事,蔡英文就要負責,就要來個帝王封建的用詞「德不配位」,就要士大夫價值的「你是假博士」,就要來個什麼根本鬼扯迷信的「國運籤」,其實都是同個觀念所引申出來的支線插曲。對這樣的人來說,蔣萬安是不是蔣家人這件事,真的是一件「事兒」。所以,我雖然從根本上就不認同這個價值觀,也不會跟上,因為我是個民進黨公職。但甄嬛傳的滴血認親,永遠是收視率最高的那一集,這也是事實。
當有一天,台灣社會裡多數人都是電視前看戲的觀眾,而不再有人扮演戲裡的奴才,那才會是我們理想中的台灣國的民主素質。

關於這點,我們都要更努力。

圖片來源:取自 張之豪 臉書

原文出自張之豪臉書,芋傳媒經授權轉載。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