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coapman專欄》異常新世界

圖片來源:中央社

美國新任總統拜登還有三天不到就要上任了。寇老不知道他是不是會按照傳統把手放在聖經上面宣誓。他如果那樣做,那將是一個非常諷刺的畫面:一個靠選舉舞弊當選,經常謊言不斷,並違反聖經教導支持 LGBTQ 婚姻與晚期墮胎的撒旦政客,居然手摸聖經,奉上帝耶和華和救主耶穌的名起誓,真是荒謬透頂。當然,他可能認為一切只是儀式,他只是照章行事而已,沒有多少人會把它當真,左派多的是無神論者,誰又在乎啦。

根據報載,烏干達 76 歲的總統穆塞維尼 14 日成功第六次連任,向執政 40 年邁進。烏干達政府選前不僅切斷網路讓民眾無法使用社群平台,穆塞維尼甚至還軟禁強勁的競選對手韋恩。他在連任成功後指出,烏干達大選可能是非洲各國最沒有舞弊行為的選舉。

美國白宮。圖片來源:中央社

聽了好笑,所謂的「最沒有舞弊行為的選舉」,意思是說,舞弊是有啦,只是比別人少而已,真是誠實坦白得可愛。他也只說比「非洲各國」少,沒有說比美國少,算是對「舞弊大國」的美國給足了面子。當然,在美國,不論是川普還是拜登,也不會不識相,出言指責他,真是皆大歡喜。

又據報載,被神經毒劑「諾維喬克」毒害,經送往德國治療後撿回一命的俄羅斯反對派領袖納瓦尼,17 日從德國飛回俄羅斯,且在下機不久後就遭警方拘捕

看來,普廷也是老神在在,知道美國對他的行為不敢怎麼吭氣。否則的話,他只要稍微回嗆,你們把川普的社群平台帳戶全部關閉,逼他消音,這不也是精神囚禁?別再五十步笑百步啦,哈哈哈。那會讓美國多難堪啊。

根據這兩個例子可以推測,今後世上那些民主政治不上道的國家,像什麼委內瑞拉、古巴,還有朝鮮和中國,不論是搞選舉舞弊還是拘禁反對者,美國都不大方便吭氣了。自己都沒穿褲子了,怎麼還能笑別人褲襠有個洞?

香港政府也可以大大方方的把異議人士的社交網站戶頭全部封鎖,美國還敢批評他們嗎?

時代變了。歡迎大駕光臨異常新世界,享受世界新秩序。

以下是一篇刊登在紐約郵報的文章,寇老翻譯給大家分享。

歡迎光臨南希·佩洛西和查克·舒默的異常新世界

Welcome to Nancy Pelosi and Chuck Schumer’s new abnorma
By Michael Goodwin

對許多美國人來說,唐納德·川普的歲月是一種畸變,喬·拜登將引導一些接近常態的作為。這是一個信心的議題,我打賭的是正好相反。

我相信未來幾年至少將與川普擔任總統期間一樣動盪。儘管拜登不會直接引起這場動盪,但他作為自己的政黨和國家領導人的軟弱將助長不和諧,使他無法偽造出任何正常現象。

認為拜登能揮舞魔杖的人大多數都將美國的深陷兩極化歸咎於川普。他們錯了─川普(四年前)當選正是因為美國已經深陷於兩極化。

白宮外圍欄上的反川普標語。圖片來源:中央社

甚且,儘管川普的性格非常不合傳統,我們至少可以說,他沒有單槍匹馬地引發這場吞噬我們國家的衝突到如此危險的境地。按照共和黨的標準,他成功的移民,稅收和中東政策是相當符合傳統的。

相反的,動亂和升高地使用暴力來實現政治目的,才是反川普的極端抵抗運動產物。川普是一名顛覆者,但比起那些痛恨他並願意粉碎一切社會,政治和法律規範以驅逐他的人,他是個劍客。

這種對川普的抵制始於希拉蕊·柯林頓,並從 2016 年大選以後猖獗並蔓延至國會的民主黨人,尤其是查克·舒默和南希·佩洛西兩人。他們拒絕將川普視為合法總統,拒絕與他合作。這標誌著他們是「川普混亂綜合症候群」的的早期患者。

他們激勵並煽動了「通俄門」的火焰,並在前 FBI 局長詹姆斯·科米和 FBI 及情報機構的其他詭詐之徒的幫助下使用這種手段來迫害總統。

推翻 2016 年大選的叫聲是襲擊美國的第一場大流行病。這場瘟疫使藍州的州長和市長們,主流媒體,好萊塢,學術界,法院以及許多體育和娛樂界全部染病抓狂。

葷素不拒百無禁忌的瘋狂,有些人甚至認為對總統值得暗殺的宣告都可以接受。

社交媒體巨頭最終對他施加了全部力量,藉著他們的壟斷勢力,不僅限制,而且最終使美國總統完全消音。就像臉書,推特,谷歌和蘋果在白宮的牆上蓋了「註銷」兩個大字的官印一樣。

技術停電,雖然很大程度上是對國會大廈入侵的回應,卻是四年來攻勢的頂峰。那些年中,不成文的行為守則被打破,傳統破滅。參與者雖有不同,但核心解釋始終一樣:川普是危險的,情況特殊,我們別無選擇。

川普當然犯了自己的錯誤,特別是在大選後的時期,但他最挑釁的事情是拒絕投​​降。四年來,每次他還擊,那些潛在的破壞者就將攻擊升級,並由媒體合唱團放大。 《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廣播網絡以及 CNN 和 MSNBC 的神聖任務就是消滅他。

川普的社群平台帳戶被關閉。圖片來源:Pixabay 作者:Pixelkult

聲稱對川普的行為必須做出強大的攻擊是一個方便的藉口。事實是,精英機構,企業,工會和與民主黨結盟的其他組織做出選擇,就是擺脫川普比其他任何事情都更為重要。

川普沒有破壞這些機構,也沒有導致半個國家不再信任那些媒體。是經營這些機構的人們自己作孽。

如今,關於「大謊言」的討論很多,但最大的一條可能是,當川普被擺脫以後,美國將恢復常態。他將於週三中午離開,但常態連個影子都沒有。

看看華盛頓,它變成了一個鐵絲網圍欄和武裝士兵在街上巡邏的要塞鎮。這是正常的就職典禮嗎?

對國會風暴的回應反映了佩洛西的花言巧語,她在短短一天之內就對川普完成了毫無意義的彈核。

在佩洛西之前,在整個美國歷史上,總統彈劾只使用了兩次。她卻在過去 13 個月中,將那個總數加倍。川普是她的「白鯨」。

如果川普的離開可以治愈美國的病痛,我們應該已經看到了它的跡象。但民主黨的勝利卻只有激起了那些從不接受川普為總統的人的憤怒。

由於國會議員和極左派激進分子勒令航空公司,酒店,出版社和其他企業迴避川普的支持者,復仇正在進行中。一些公司正在小心翼翼的迎合這個香蕉共和國尋求討價還價,被征服者則因敢於反對而正遭受追索與懲罰。

在一個直接源自喬治·奧威爾筆下的行動中,民主黨和媒體扭曲了言語的簡單含義。「黑命貴」(Black Lives Matter)所犯的暴力只是言論;川普的支持者所發的言論則是暴力。來自共和黨國會議員的政治反對被認為是「煽動性的」,多達 7400 萬川普選民則被「抹白」為白人至上主義者。

紐約時報廣場巨型螢幕秀出Black Lives Matter(黑人的命也是命)字幕。圖片來源:中央社

註:喬治·奧威爾(George Orwell)英國作家埃里克·亞瑟·布萊爾(Eric Arthur Blair)的筆名。他的作品特點是清晰尖刻的社會批評,對極權主義的反對,以及對民主社會主義的直率支持。

註:黑命貴(Black Lives Matter)和安提法(Antifa)左翼組織在黑人佛洛伊被警察「跪頸」致死後,發動種族主義暴亂,橫掃全國各大都市打砸燒搶,震驚國際。民主黨支持他們,被認為是師法共產黨革命的手法。

ABC新聞的一位所謂的記者說,美國需要「清洗」川普的影響力。時代周刊哀悼那些仍然支持總統的人的「心態」,而另一些人則在談論「移除他們的程式」(deprogramming)。拿川普與希特勒,納粹,甚至 9/11 恐怖分子比較是如此常規,他們不再震驚。

不幸的是,這種激進的講話伴隨著同樣激進的計劃。民主黨人瞄準使用新冠狀病毒疫情和暴動作為特洛伊木馬,以擴大政府權力並縮小個人自由,從而走向社會主義。選舉對國家人民的保障措施將永遠消失。

為了強調即將發生的事件的廣泛性,「小組」成員眾議員普萊斯利(Ayanna Pressley)周四發推文說:「(國家)將沒有重置按鈕,無法恢復正常。 眼前的情勢在一開始就不公正」。

拜登會制止這種瘋狂嗎? 他能嗎?

我們對美國的希望繫在一條非常纖細的線上。

原文請參考:紐約郵報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