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王輝生專欄》李前總統恩師父子的台灣情——哀悼亡友柏久教授

2004除夕,李前總統祖孫三代與其恩師祖孫三代的合照 圖片來源:擷自《李登輝訪日秘聞》

京都大學農學部的柏久教授,是李前總統京大恩師柏祐賢教授的獨生子,視李如父的他,自從李前總統仙逝後,哀思綿綿、意氣消沈而萎靡不振,原本 182 公分、102 公斤的魁偉大丈夫,暴瘦減半,成為一個骨瘦如柴的枯萎病夫,辜負了上天所賦與的高壽遺傳基因(柏父及柏母各以 101 歲及 96 歲的高齡往生),在李前總統殯天後的第 115 天後,柏久教授與世長辭,享年 73 歲。

柏久教授的尊翁,柏祐賢教授自京大退休後,榮任京都産業大學的校長及理事長,桃李滿天下,是日本農經學界的泰山北斗,虎父無犬子,留學德國的柏久教授也是著作等身的農學博士兼具哲理思維的大學者,父子二人在日本望重士林,卻,大隱隱於世,恬淡自適,過著與世無爭的研究生活。

2004 年除夕,李前總統在我的穿針引線下,專程來日,於大雪紛飛中,親赴京都陋巷中的柏宅,造訪臥病在床的恩師,睽違一甲子的耄耋師生會,扣人心弦,在台、日媒體的連日爭先報導下,不但,虜獲了萬萬千千的日本人心,也左右了柏久教授後半生的命運,從此,同為獨子的我與柏久教授,結成了其淡如水的莫逆之交。

2014年李前總統在大阪演講前撥冗接見柏久及王輝生家人
圖片來源:擷自《李登輝訪日秘聞》

2007 年,101 歲高齡的柏祐賢老教授壽終正寢,時值中國的温家寶總理擬訪日,李前總統不便前來弔唁,惠寄一封情真意切、緬懷恩師的祭文,由我在告別式中代為宣讀,忙完後事,柏久教授首次赴台與我晉見李前總統,彼此同為農經學者,惺惺相惜,從農經學到哲學,長達五小時的談學論道,欲罷不能,又繼續兩個小時的餐敍,開懷暢談,柏久教授對於李前總統的博學多聞及領袖風範,佩服得五體投地,從此,無怨無悔地與我攜手,步履蹣跚地共同走上台.日交流的坎坷崎路。

2000 年由於日本政府,一再阻卻卸任後的李前總統訪日,我在日本憤然發起「贊同李前總統訪問日本及母校京大」的簽名運動,得到包括 88 名京大教授在內的 1 萬 5 千多人的簽名響應,促成了李前總統第一次訪日的臨門一腳。

2007 年我代替李前總統宣讀悼念恩師柏祐賢的祭文
圖片來源:擷自《李登輝訪日秘聞》

因為具有如此實貴的經驗並累積了無數的友李人脈,所以,為了籌謀李前總統的訪問母校京大,我與柏久教授返日後,劍及履及地號召京大的舊雨新知,很快地水到渠成,順利成立了「京大日台交流協會」,以柏久教授的研究室權充事務所,柏久教授屈就,成為我的事務局長,負責運籌帷幄,適逢,台灣的總統大選,在選戰如火如荼的最後一個月,我們邀請京大的傑出校友-謝長廷總統候選人,蒞臨京大公開演講造勢,作為將來恭迎李前總統返校的暖身行動,由於京大規定,只有現役教授才能商借大禮堂,柏久教授義不容辭地擔此重任,但,日本的任何教育機構都不准介入政爭的漩渦,何況是國立大學,為外國的總統候選人作嫁並提供造勢場地,更是不可思議的天方夜譚,身為公務員的柏久教授既不認識謝長廷先生,也不熟悉台灣的政治生態,只因我的要求,就不惜冒著被掛冠的風險,兩肋插刀,為我而赴湯蹈火,甚至緊張到狹心症發作而緊急住院,我每思及此,總是愧疚難安。

2007/12/16謝長廷台灣總統候選人在京大芝蘭會館公開演講
圖片來源:擷自《李登輝訪日秘聞》

2009 年為了恭迎李前總統,柏久教授想方設法,籌募了上千萬円的講學基金,可惜,一連串的變故,接踵而來,從柏久教授尊堂的去世,到李前總統被馬政府的特偵組起訴而官司纏身,隨後又因大腸癌開刀,不能出國遠行等等不一而足的陰錯陽差,使得柏久教授在2012年退休前,敦請李前總統前來京大講學的宏願終成泡影。

2014 年,在李前總統大阪公開演講的前二個月,柏久積勞成疾,因胃癌而開刀,在化療中仍然抱病前往大阪,李前總統在演講前的一個小時,特地撥冗接見並鼓勵有加,隨後,柏久教授在接受台灣的電視專訪時,聲淚俱下地向記者說: 「促成李前總統,訪問母校京大,是我(柏久)餘生,活下去的動力所在」。聞之令人鼻酸動容。

二年前,李前總統遠赴沖繩,弔祭淪落海外的台灣孤魂野鬼,柏久教授與我,亦連袂前往,共襄盛舉,眼看李前總統年邁老衰,輪椅代步,我倆都心照不宣,知道,此次與李前總統的相別將成永別,返回京都後,柏久教授連忙著書立論,迫不及得地宣揚「李登輝精神」,尊稱李前總統是他的精神導引之父。今年更為拙作《李登輝訪日秘聞》撰寫文情並茂的序文。

當 7 月 30 日驚聞李前總統的噩耗後,我連忙於 8 月 2 日及 8 月 13 日,二度致函京大校長,柏久敎授並積極提供高見,加以潤筆,我們殷切期盼京大能比照拓殖大學的前例,頒贈李前總統榮譽博士學位,我倆雖然明知難得其果,但,畢竟這是我與柏久教授能為李前總統效力的最後機會,所以盡力而為。

2018年王輝生及柏久赴沖繩恭迎李前總統
圖片來源:擷自《李登輝訪日秘聞》

由於,始終未能一償李前總統生前重訪母校京大的宿願,哲人其萎,三個多月來,柏久教授始終鬱鬱寡歡,菜飯不思,拒絕就醫以致瘦骨嶙峋,於 11 月 22 日在家中安詳的追隨其生身之父柏祐賢及精神之父李登輝,離世而去。作為摯友的我在悲痛之餘,借花獻佛,謹以柏久教授的哲學大作《生きるための往生(為了長生的往生)》當作哀弔之辭,誦念柏久教授及李登輝前總統「死而不亡者壽」,殷盼他們徘徊在台.日上空的在天之靈,永遠庇祐台日交流,使,成為長生久視的康莊大道。

2007/12/16 京大演講會後的交流晚會,柏久及王輝生贈畫謝長廷台灣總統候選人
圖片來源:擷自《李登輝訪日秘聞》

李登輝訪日秘聞(第二版)

  • 作者:王輝生
  • 出版社:前衛
  • 出版日期:2020/09/16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