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左翼政治犯出書談革命的世界史 盼臨終前看見台灣獨立

(芋傳媒記者簡翊展報導)坐過 7 年政治黑牢的社會主義學者楊碧川,近日出版新著作《獨立革命的世界史:一百個民族解放運動故事》,前衛出版社特地為其在左轉有書x慕哲咖啡舉辦新書發表會,前衛出版社創辦人林文欽、作家馮光遠、黨外雜誌藏書家廖為民、人權運動者艾琳達、黨外運動攝影家潘小俠、台灣史學者翁佳音、轉型正義工作者曹欽榮,以及許多台獨運動參與者、書迷共同參與,16 日下午的慕哲咖啡座無虛席。

台灣結中國結論戰 楊碧川挑戰中國史觀

《獨立革命的世界史:一百個民族解放運動故事》作者楊碧川生於 1949 年,高中畢業後因涉及「飛虹盟事件」,被打入政治黑牢,在獄中向許多難友學習外文、左翼理論。回憶起這段過去時,楊碧川苦笑嘆道,可能是蔣介石擔心他在監獄裡遇不到好的老師,所以特別抓了很多優秀的菁英進到監獄去做他的老師。

左起黨外運動攝影家潘小俠、人權運動者艾琳達、本書作者楊碧川、與談人吳叡人。
圖片來源:前衛出版社 提供

坐了 7 年黑牢出獄後,楊碧川繼續投入反抗國民黨的活動,並從事台灣獨立和社會主義的研究與著作。與談人吳叡人提到一段楊碧川的光榮事蹟,1982 年台灣爆發「台灣結」、「中國結」論戰 ,論戰的雙方,一邊是獨派的深耕雜誌,另一側則是統派的夏潮論壇,而論戰的導火線正是楊碧川……

1982 年楊碧川在深耕雜誌發表文章,稱讚後籐新平是台灣現代化最重要人物,夏潮則強力反駁,不斷強調台灣的現代化是起始於劉銘傳。吳叡人認為,此次論戰是重要里程碑,讓台獨意識藉由歷史詮釋爆發出來,並帶來一個非中國觀點的台灣史。

80 年代初期,吳叡人當選台灣大學學生會長,他曾批評「台大是知識和道德的廢墟」,並與學運夥伴共同策劃「我們自己的課程」,希望邀請運動前輩來講課,許多新潮流雜誌工作者受邀擔任講師,台灣史的課程則由楊碧川負責,楊碧川訂了一道題目「從林爽文到州後村(事件)」,內容即聚焦在台灣的反抗事件。但這樣的行動也在校園內遇到阻撓,借不到教室來上課,最後上課地點就設在台灣基督長老教會高俊明牧師辦公室。

吳叡人表示,當時黨外運動存在路線之爭,康寧祥等人主張議會路線、溫和路線,被譏為「康放水」;另外,從深耕雜誌到新潮流雜誌的系統,則是主張群眾路線、台灣獨立,光譜上屬於左翼台獨。

何謂左翼台獨,吳叡人解釋,新潮流立場是偏向歐洲式的社會民主主義,算是溫和的左派,這在當時獨派陣營裡算是很進步的思想,新潮流提出一個明確的左翼台獨立場,對於學運影響很深,因為學運不只注重台獨,還包括其他社會議題,過去左翼台獨尚未出現以前,學生比較受到夏潮雜誌影響。

吳叡人繼續說到,夏潮當時對於馬克思主義及中國歷史有相當完整的論述,知識份子很容易受到理論吸引,許多有台灣意識的學生也會被夏潮的論述帶著走,相反台獨運動比較注重生命經驗,難以與之抗衡,但因為後來有了深耕雜誌、新潮流雜誌,提出了更完整的歷史、政治分析,左翼台獨才漸漸成為學運裡的主流。

新書發表會會後合影。
圖片來源:前衛出版社 提供

左翼台獨:先獨立才能實踐社會主義

楊碧川懷抱著民族主義與社會主義思想,然而民族主義常常被視為是右派,他則分享一件與社會主義有關的趣事,曾有一名中國人問他,「為何研究台灣史又研究共產主義」,楊碧川答道,因為歷史上曾經有台灣共產黨,他更驕傲地說到,「台灣共產黨有一個主張,叫做『台灣要獨立』」,最後對方就不敢再和他講話。

常有人質疑楊碧川,為何會從社會主義轉為民族主義,對此,楊碧川透露,自己相當尊敬越南革命家胡志明。胡志明曾說,實踐馬克思主義是之後的理想,若要實踐馬克思主義,手段上必須先追求越南獨立,越南獨立之後才有實踐馬克思主義的可能。

1945 年胡志明(立者左 3)與法國軍人合影,當時胡志明決定改變策略,與舊時殖民者法國合作,以對抗戰後南下劫收越南的中華民國國軍,最後順利驅逐中華民國,成功走出越南獨立的第一步。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一爿(pîng)抗戰,一爿建國!」

談到越南的例子,楊碧川提出了這樣的理念,他相當希望台灣人民能抱持這樣的理念,他更強調,如果不能達到這種程度,台灣獨立是遙遙無期。

楊碧川嘆道,我其實是真煩惱,我今年已經 72 歲矣,閣活嘛無幾年,我足煩惱講,我過身進前猶看袂著台灣獨立,若焉爾,我欲徛咧死,嘛無愛倒咧死,這是我真正 ê 心願!

  • 華語翻譯:其實我很擔心,我今年已經七十二歲了,再活也沒幾年,我很擔心我過世以前還沒能看見台灣獨立,如果這樣(指台灣未能獨立),那我要站著死,也不要躺著死,這是我真實的心願。

起身行動,被壓迫民族的自決不是權利而是義務!

《獨立革命的世界史:一百個民族解放運動故事》全書 800 多頁,是以民族主義去詮釋世界近現代史,對此,與談人吳叡人分享了自己的看法,他認為,馬克思出生的年代,民族主義尚未成熟,馬克思對民族主義有些低估,但是馬克思也提到,「民族主義有時是進步的」,只是當時論述得很不完整,民族主義的論述到了列寧才補充完整。

吳叡人指出,這本書即符合列寧對民族主義的觀點,列寧的觀點就是二元對立,一群是壓迫民族、另一群是被壓迫的民族,共同遭受壓迫的人會形成民族主義,壓迫的一方也會有其民族主義,全書的主軸就是按這樣的觀點,先探討壓迫的體系如何形成,再談被壓迫者如何抵抗,以二元對立縱貫整個世界史。

對於楊碧川的敘事方式,吳叡人也給予肯定,吳叡人笑稱,書中結合許多現在的學術成果,但又不流於學院派,「因為楊碧川著是寫來煽動 ê,對無?」楊碧川也坦言不諱答道,「本來著是焉爾!」

楊碧川希望藉由著作激起台灣人民追求獨立建國的意識。左為新書發表會主持人台灣勞工陣線秘書長孫友聯。
芋傳媒記者簡翊展攝

接著,楊碧川分享一段自己參與歷史教育研習的往事,當時大家在討論如何教歷史,許多人提出中立化、客觀化、科學化等原則,輪到他發表時,他堅定地說,「我只有一化,就是台獨化」。

吳叡人則表示,不能將這本書視為一本學術書,這是為了政治實踐的著作,楊碧川有一個貫穿整本書的理念,「被壓迫民族的自決權不是天賦人權,而是義務」,就是在召喚行動。

對於著作的動機,楊碧川透露,是希望整理歷史提供後人參考,台灣獨立的訴求在 1920年代出現,過程有許多曲折,是比較晚期出現的民族主義,裡面有很多前輩的經驗供我們參考,而他仍有其堅持,他是左派,不同於多數歷史著眼於帝王將相,史觀是成王敗寇,他則堅持被壓迫者的立場,看被壓迫者、失敗者的歷史。

吳叡人強調,這本書對台獨運動來說非常重要,因為將台獨置於世界史脈絡,讓大家知道台獨運動不只是在這座島嶼而已,追求獨立從來不是我們自己的事情,我們是世界中的台灣,面對到世界秩序的改組,如現今香港興起自決和全球武漢肺炎疫情,讓台灣意識到自己是在世界秩序之中,甚至是第一線,牽一髮而動全身。

「所有有志於民族解放的人,這本書是我們重要的革命手冊!」吳叡人說。

獨立革命的世界史:一百個民族解放運動故事

  • 作者:楊碧川
  • 出版社:前衛出版社
  • 出版日期:2020/08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