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未來前進黨遭解散 引燃泰國年輕世代怒火

圖片來源:中央社

泰國新興政黨未來前進黨遭憲法法院解散,恐讓讓泰國社會的歧見越來越深,年輕世代對政治現狀的不滿被引燃,政治觀察家認為未來將會有越來越多人走上街頭。

未來前進黨(Future Forward)被解散後,曼谷郵報(Bangkok Post)以刺殺民主之刃(A dagger to democracy)為題發表社論,指出解散未來前進黨讓泰國根深蒂固、充滿不確定性的政治,又開展了新的但似曾相識的篇章。

社論指出,過去幾十年來,泰國就在貪腐指控、反對黨領袖的意識形態、軍方政變以及介入政治的司法體系之間動盪不安,保守勢力被指控利用司法體系對付政敵,憲法法院以司法訴訟之名介入多起政治衝突案件,瞄準的都是反執政當局的人。

社論認為,未來前進黨因為貸款案被解散,民眾會質疑,這樣的邏輯是否也可以套用在其他政黨上,而一旦新的傷口被打開了,泰國的社會只會越來越分裂。

就在未來前進黨被解散之後兩天,泰國法政大學(Thammasat University)學生在校園內發起小規模的抗議,緊接著是農業大學(Kasetsart University)昨天傍晚發起抗議,同個時間甚至連被認為較為保守的朱拉隆功大學(Chulalongkorn University),都有學生發起示威抗議。

朱拉隆功大學理工學院前的廣場昨天傍晚聚集約 600 位學生,表達對憲法法院判決的不滿,站上台講話的學生說:「今天我來,一是為了愛,一是為了恨,你以為我愛未來前進黨,我恨軍政府,那你就錯了,我愛的是民主,恨的是壓迫我們的獨裁政權。」

這群被稱為鍵盤世代的年輕人,想要用實際行動表達他們滿滿的憤怒,就讀朱大政治學院大三的Chris說,憲法法院的判決並不公平,他今天來參加集會,不只為了自己這一代,也為了下一代。

同樣就讀於政治學院大三的David充滿了憤怒和不滿,他憤怒於法院的雙重標準,不滿於不斷重演的歷史,雖然參加集會不一定能改變什麼,「但可以從小事開始,逐漸往外擴散,未來前進黨被解散,就是點燃我們憤怒的引信。」

大三學生Solar則說,年輕世代往往在網路發洩對現狀的不滿,但是未來前進黨被解散,讓大家發現在網路發洩已經不夠了,「我們受夠了,我們必須站出來,不站出來,現狀就會繼續下去」。

他說,憤怒已經開始在年輕人之間蔓延,大家認為不能再沉默下去,儘管泰國政治一直在同樣的循環中打轉,他還是對未來抱有希望,相信再過 30 年到 40 年,就能等到改變。

不少政治觀察家開始關心,未來前進黨被解散後,泰國是否會出現大規模的抗議,甚至達到 2014 年雜衫軍抗議的規模

法律監督團體iLaw的計畫經理英奇(Yingcheep Atchanont)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時表示,這起判決對泰國民主是莫大傷害,政治層面來看, 600 萬選民的選票變得一文不值,法律層面來看,這又是一起錯誤解讀法律且用在錯誤方向的案件。

英奇認為,未來很有可能出現大規模的抗議,或許不會像 2014 年一樣規模那麼大,抗議的方式也不會像當年的紅衫軍一樣,但肯定會有越來越多人走上街頭,至於是否會帶來政治上的變動,他則沒有那麼樂觀,一切還是要看未來前進黨的核心成員下一步要怎麼做。

英奇也把泰國民主的希望寄託在年輕世代身上,年輕人越來越積極參與政治,再等 1 年到 2 年,他認為未來的路會越來越清晰。

泰國選舉委員會 2019 年 12 月 11 日要求憲法法院解散未來前進黨,因為黨魁他納通提供未來前進黨 1 億 9100 萬泰銖貸款,選委會主張,泰國政黨法規定政黨可募款或接受捐款,但不包括貸款,法規也禁止個人在一年內捐超過 1000 萬泰銖給政黨。

憲法法院今年 2 月 21 日裁定解散未來前進黨,並禁止包括他納通在內共 16 位黨的主要幹部 10 年不得成立新政黨、不能參與其他政黨並褫奪公權,這 16 位中有 11 位眾議員,也喪失眾議員資格,而未來前進黨剩餘的 65 位眾議員必須在 60 天內加入新的政黨。

(新聞資料來源 : 中央社)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