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想想論壇》台獨聯盟陳深景案的遺憾

圖片來源:unsplash 作者:Paul Millerd

本文作者為馬非白,由想想論壇授權轉載。

2020 年台灣大選前半個月,一生從事台灣獨立建國運動的陳深景,在安寧病房時不斷告訴探訪的友人,他不但要努力撐到投完票,而且還要看到台灣成為新而獨立的國家後才要瞑目,結果卻敵不過病魔的摧殘而抱憾過世,無法親眼看到台派在大選中的勝利。

罹癌的政治受難者陳深景等不到2020年總統大選投票,2019年12月29日的告別式。(作者提供)

陳深景是在 1974 年期間,中國國民黨政權展開大肆撲殺台獨運動人士之際,因為積極推動台灣國內台獨運動而受難,受盡各種沒有人道的酷刑,初判無期徒刑,當時他已結婚四年,膝下三位女兒分別只有四歲、三歲、一歲,他被捕十二天後,父親竟因不明車禍死亡,妻女只好投靠從事土木工程的岳父;更不幸的,是他假釋出獄第三年,妻子也因車禍不幸死亡。

陳深景被判無期徒刑,蔣介石去世後獲得減刑。(作者提供)

中國國民黨政權嚴密監控海外台獨運動是從六○年代開始,那是一段極權政權為了鞏固統治正當性,繼白色恐怖濫捕濫殺台灣人、外來中國人之後,全面動員國家機器使盡手段圍捕整肅異議分子的荒謬、黑暗歷史。

海外台獨運動初期原本是以日本為重點,及至 1965 年廖文毅受脅迫返台向蔣介石獨裁政權投降,海外台獨運動重心由日本轉移到美國之後,即將特務部署到美國,從七○年代起展開與台獨運動的長期鬥爭。

這種局勢的轉變,正好也是海外獨派人士新、舊世代交替的時候,很多台灣國內優秀的知識份子前往美國留學,使海外台獨運動逐漸產生質量上的變化,因此,1970 年 1 月 1 日,散居海外各地的台獨組織合併組成《世界台灣獨立聯盟》,也就順理成章了。

《世界台灣獨立聯盟》成立後,雖然面對中國國民黨政權的不斷打壓、滲透破壞,不過,卻因新血輪的相繼加入,反而顯得生氣勃勃,並且對台灣國內活動也轉趨更為積極。

1974 年的 5 月 12 日遭到中國國民黨政權逮捕的獨盟祕密盟員陳深景,就是《世界台灣獨立聯盟》成立的第二年所吸收,他的案例一方面可以證明獨盟的積極用心,一方面更反應了中國國民黨政權當時是如何重視海外台獨運動,而費盡周章地進行滲透。

陳深景是一位非常平凡的台灣人,中學畢業後,習得演奏樂器(尤其是薩克斯風)的專長,1972 年以前,他在高雄地區是出名的薩克斯風高手,娛樂界爭相聘請他,收入非常不錯;可是,一次出國的機會卻改變了他的一生。

1970 年相當轟動的李棠華技術(特技)團,在 1972 年決定前往美國巡迴演出,廣招團員時,陳深景也受到網羅。同年 7 月間,技術團在美國紐約演出時,陳深景很意外的認識了台獨理論大師陳隆志的弟弟陳隆豐,兩人因為同姓,相談甚歡,陳隆豐告訴他不少美國台灣人社會的情形,讓陳深景茅塞頓開。

在紐約幾天期間,陳深景也看了不少台灣看不到的書報雜誌,陳隆豐並為他解說台獨運動組織及活動狀況,離開紐約之前,他就透過陳隆豐的介紹加入台灣獨立聯盟,成為祕密盟員。

巡迴美國的三個月期間,他都求知若渴的閱讀陳隆豐所送的書籍。1972 年 9 月返台後,又曾於 10 月、11 月與陳隆豐聯絡過兩次。1973 年年初,有一位名叫熊文惠的人來找他,自稱是陳隆豐的朋友,受委託來了解他返台後的情形,他曾將活動計劃及自傳委託熊文惠帶回美國交給陳隆豐。

在這一年中,陳深景除了工作之外,幾乎全心投入台獨運動的發展,他分別在台北市士林、高雄、台南等地,一方面秘密進行組織布建,一方面則偕同三兩好友四處張貼宣傳海報。

隔了一年多,也就是 1974 年 5 月 12 日,他突然遭到調查局逮捕,指控他參加叛亂組織,特務搜索他家找到一枚台獨聯盟的組織標誌印章,以及四本他從美國帶回來的書籍雜誌,都成了他「意圖非法顛覆政府」的證據。

他在調查局及警備總部前後三個多月接受偵訊期間,遭到嚴酷的刑求,被拔掉五顆牙齒,也遭受水刑、電擊等苦刑,在生不如死、意識恍惚狀態下,依照特務的意思寫下自白書,1974 年 8 月被以叛亂罪起訴。

中國國民黨政權的特務指控他:「加入叛亂組織之後,接受組織標誌印章一枚,聯絡通信暗號格紙一張,活動經費美金五百元,及吸收盟員、擴大組織,製發傳單等任務。」

對於這些指控,他只承認台獨聯盟標誌印章是他帶回來的,其他都是特務虛構的。特務還在偵訊時要他列出一份朋友名單,結果,這份名單竟被特務拿去騙取口供羅織罪名的工具,他的同事、朋友遭到傳訊後,特務要他們做出了以下的假口供:

  • 「1972 年 9 月,隨團在夏威夷演出時,住哈哥塔旅社,曾將該組織書刊交同事許龍標閱讀,繼而遊說吸收,被許拒絕。」
  • 「1973 年 3 月間,在台北士林向許鐵城宣傳台灣獨立聯盟在美活動情形,12 月又在台南市向許龍標吸收未果。」
  • 「1973 年 1 月及 4 月,先後在高雄市及台南市對陳光明、馮金郁二人誇耀台灣獨立之後人民生活可獲得改善等好處,爭取吸收加入台獨組織,均為他們拒絕。」
  • 1974 年 11 月 13 日,警總軍法處以「意圖以非法之方法顛覆政府而著手實行」,判他無期徒刑,同時,「全部財產除酌留其家屬必需生活費外沒收」。

他在火燒島監禁期間,曾經有五年罹患胃潰瘍,以及突發性心悸病四年,由於沒有受到理想的醫療照護,讓他後半生都受到病痛的煎熬。隔絕監禁也讓他對家庭的歉疚、思念加深,只能利用音樂天賦寫歌寄情,因此,創作了「綠島系列」的「思鄉曲」(註1)、「多桑」、「夜嘆」等歌,這些作品在他出獄時竟然不准攜出,後來,他只好靠記憶重新譜曲作詞。

陳深景在火燒島作詞作曲的〈思鄉曲〉簡譜。(作者提供)

1975 年 4 月,獨裁者蔣介石去世,中國國民黨政權假慈悲地實施減刑,他被由無期徒刑減為 15 年有期徒刑。到了 1986 年 10 月,正逢蔣介石冥誕百歲,國防部下了一道公文:「恭逢先總統蔣公百年誕辰,為追念蔣公仁德愛民遺志,除一般軍事犯依權責從寬辦理假釋外,對叛亂犯亦宜配合全面檢討」,要求火燒島(綠島)監獄針對政治犯進行審議。

由於陳深景減刑後的刑期已逾二分之一,國防部認為他合於假釋規定,而且「悛悔有據」,因此,以他為首十三名監禁於火燒島的政治犯,在同年 10 月 30 日才獲得假釋出獄。

1976年10月30日,陳深景獲得假釋。(資料來源:檔案管理局,作者提供)

出獄後,陳深景一方面重整破碎的家庭,另一方面也毫無畏懼地繼續從事台獨運動,而且比入獄前更積極、獨立建國的理念更堅定,後來妻子的不幸過世儘管造成更大的打擊,他始終在台獨路上堅持向前邁進,抱持終必成功的信心;但是,出獄後的生活始終都遭到中國國民黨政權情治機關的管控,不但他的《台灣獨立建國聯盟》盟員身分被監控,到了 1991 年,他參加「台灣新國家聯盟」活動擔任中央委員,仍然被列在高雄市警察局管控名單內,直至 2019 年 5 月才由蔡英文政府的轉型正義委員會,撤銷罪刑恢復名義。

他非常廣泛地參與台派活動,幾乎無役不與,並結合一批資深樂師組成「台灣民謠爵士樂團」,將台灣民謠重新編曲為爵士演奏曲,在台籍老兵集會、台派造勢、火燒島追思等場合演出,備受好評,經常必須以政治受難者賠償金補貼也毫不吝惜,他晚年唯一的願望就是希冀率團去總統府為台灣總統,以及為台灣獨立建國,進行一場榮譽的演奏,卻成了他的遺憾。

陳深景作詞作曲的〈綠島悲歌系列〉(作者提供)。

(註1)〈思鄉曲〉寫作背景

關不住的歌聲——政治犯的綠島悲歌

鐡窗是一道可以看見陽光的門,陽光是我想飛的希望,我是一隻快樂的鳥!

肉體可以被禁錮,精神不會被限制。茌綠島,你們關住我的身體,但關不住我想飛的心!

這是關在綠島許多政治犯共同的想望。化身為一隻鳥,飛過太平洋,飛回我思念的故鄉,飛回爹娘的身旁,飛進心愛的人那溫暖的臂彎。

夢想是逃離惡魔島最快的捷徑,但也是危險的耽溺;曾有難友過度的依戀,終日想像自己是一隻鳥,要飛回合灣,飛回故鄉,飛回自己想像的世界。

或許夢境太美,現實太殘酷,飛出去的靈魂,不願再重回醜陋的世界,因而每日自稱是一隻鳥,要飛,要飛,要飛….飛….飛….,終至沒有再飛回來。

醜惡的監牢就這樣葬送了一個青春的靈魂,這是我們那代人最深沉的悲哀!(取材自〈綠島悲歌系列〉音樂專輯紙本介紹)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