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想想論壇》選舉奧步(三):國民黨才是奧步禍首

郭雨新(右二)與辯護律師林義雄(右一)、姚嘉文(左一),合影於高等法院台中分院前。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本文作者為馬非白,由想想論壇授權轉載。

台灣在二戰後辦理選舉已經超過五、六十年,幾乎每次中國國民黨政權的選務都會發生舞弊狀況,其後果輕者是選務機構遭包圍抗議,選後訴訟頻出,重則發生如「中壢事件」,該事件之前在宜蘭立委增補選舉中,也曾因中國國民黨作票而險些發生大暴動。

民主化之後的台灣公務部門公教人員,逐漸擺脫黨國桎梏,行政中立的認知素質提高,鮮少願意再受黨國驅使進行犯罪的作票行為,尤其在政黨輪替的時候,謹言慎行嚴守黨政分際及本分操持的人員越來越普遍;如今換黨執政,竟然有黨國餘孽懷疑仍有作票可能,以前科累累的小人之心度乾淨選舉起家的民進黨,實在令人啼笑皆非。

宜蘭那一次應暴而未暴的暴動,是發生在 1975 年 12 月 23 日,立法委員選舉後的第三天。

郭雨新。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台灣黨外元老有「小鋼炮」之稱的郭雨新從政二十五年期間,從省參議會參議員、臨時省議會議員到省議會議員,問政表現一路受到高度肯定,卻也被中國國民黨政權視為眼中釘,一再對他進行各種方式的打擊,如 1972 年準備競選連任第四屆省議員時,中國國民黨對他進行全天候監視跟蹤、無理干涉、破壞,他憤而放棄競選;如 1973 年競選間接選舉的監察委員(由省議員互選),再度遭受迫害、打擊,在買票攻勢下以零票光榮落選。但是,1975 年 12 月,他又復出參加增額立法委員選舉。

這一次選舉在台灣史上有兩個重大意義:

一為它是獨裁者蔣介石時代結束、蔣經國時代正式登場的重要象徵;一為它也是省議會黨外五虎將時代的結束,黨外民主運動邁入一個新時代的開始。

郭雨新當時擁有黨外精神領袖的崇高地位,台灣北部的黨外菁英和很多黨外新生代幾乎都投入這場選戰。更令人訝異的,在他的助選陣營中,竟出現二、三十位台大學生,這是黨外活動中首度有大學生集體參與,他們穿著制服到宜蘭幫郭雨新公開分發傳單,使教育界大為震驚。

由於中國國民黨傾盡全力要拉下郭雨新,黨外則是志在必得,因此,選況異常熱烈。

郭雨新提出政見非常尖銳明確:

  1. 國會全面改選;
  2. 廢除戒嚴令;
  3. 司法獨立;
  4. 解除報禁;
  5. 總統、省長、台北市長,直接民選;
  6. 釋放政治犯;
  7. 清查國家行庫二、三百億的呆帳;
  8. 清查一、兩百億台幣的漏稅;
  9. 言論、出版、集會、結社的真正自由;
  10. 生存、工作等基本人權的保障;
  11. 全面的社會福利。

郭雨新的主要對手是邱永聰。中國國民黨竟透過教育系統在各中小學以唱歌、繪畫、家庭訪問的方式向小學生灌輸邱永聰是好人,郭雨新是壞人的印象;並由選監單位處處為難郭雨新的競選活動,媒體也配合進行全面性抹黑,塑造郭雨新是違法違規候選人的印象。

郭雨新競選增額立委的傳單之一。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曾經深入觀察這次選舉的資深新聞人司馬文武,曾有這樣的記述:「當時,新聞界也全力配合國民黨,有關郭雨新的新聞捏造事實,說郭先生的助選員『披麻戴孝』、『懸掛武士刀』。」可見中國國民黨已達到無所不用其極的地步。

1975 年 12 月 20 日投票,呼聲最高的郭雨新竟然意外落選了,他獲得八萬多票,更意外的是廢票竟然超過五萬多張,另有一說是八萬多張,宜蘭縣政府則發布新聞說只有一萬多張,不管多少張,都是當時台灣選舉史上廢票的最高紀錄,其手法不外是中國國民黨選務人員塗汙選票,或嚴格認定投給郭雨新的選票為無效所造成;此種手法是中國國民黨政權在戒嚴時期歷次選舉慣用的,開票期間停電以利作票也是當年常用的,黨外陣營因而都會要求監票人員備帶手電筒。

投票結果出來後,不滿的選民情緒開始浮動起來,到了 23 日郭雨新進行謝票時,民眾情緒達到沸點,整個蘭陽地區所到之處萬人空巷。

有部份較激進的不滿民眾,則早已在宜蘭縣政府、中國國民黨宜蘭縣黨部、中國國民黨提名的當選人邱永聰家宅等處流竄、守候。數萬名群眾隨著郭雨新掃街謝票,這幾處地方的民眾也越聚越多。

等謝票車隊回到郭雨新競選總部後,群眾終於鼓譟了起來,要求將人馬帶往縣政府包圍抗議,有人則要求前往中央市場演講,因為那邊已經也聚集了五、六千人;但是,這些提議都被郭雨新婉轉拒絕,群眾久久不肯散去,大家都認為是中國國民黨作票而造成郭雨新落選,所以,無論如何,一定要討回公道,情緒越來越激昂,幾乎有一發不可收拾之勢。

這時,已經進入屋內休息的郭雨新,才又出來說了以下的話:「⋯⋯這次的選舉結果,大家的心裡非常明白,像這樣的落選,是不是光榮?(群眾喊:光榮!光榮!)總之,事情已經過去,大家應該繼續為我們的鄉土努力。至於說今天要有什麼行動,我認為,吃虧的是我們自己的同胞,流血的也是我們自己的同胞,非常的不值得。所以,我認為不必要,最後,我再次謝謝大家,請大家一起跟我高呼:台灣民主萬歲!」

群眾受了郭雨新的安撫,情緒漸漸恢復平靜、慢慢散去。原先在中國國民黨縣黨部門口敲門喊打的民眾,以及包圍邱永聰家宅丟石頭痛罵的民眾,在發洩了情緒之後,也因沒有後援而結束抗議。一場一觸即發的暴動因而化解。

辯護律師林義雄、姚嘉文合著的《虎落平陽》。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後來,郭雨新委託林義雄、姚嘉文兩位年輕律師,提出台灣史上最受矚目的官司,控告林榮三賄選,但終被台灣高等法院駁回。林義雄、姚嘉文後來合著了《虎落平陽》一書,對這次台灣地方選舉史上最大汙點的選舉,作了忠實的記載。

姚、林兩人更因受到這次衝擊,促使他們投入民主運動的洪流,成為當時黨外的大護法。

郭雨新這次選舉雖然落敗,但是,很多位黨外新生代卻在助選中獲得實務經驗,不久即在政壇上崛起。郭雨新後來深感年事已高(當時年齡 67 歲),並對中國國民黨政權控制下的政治文化感到失望,後來移居美國。1978 年,他在海外台僑的鼓舞之下,宣布要在海外跟蔣經國競選總統,當時曾造成國內外極大的震撼與關注。

1978 年,由全球台僑團體聯名刊登在美國《華盛頓郵報》的郭雨新競選總統廣告。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中國國民黨政權的選舉奧步,後來仍非常囂張、公然,惹起更大的選民憤怒,一發不可收拾,終至於1977年引爆了「中壢事件」。

該事件後,中國國民黨還是沒有得到教訓,解除戒嚴前的一次選舉,在高雄市竟然發生更大的醜聞——中國國民黨市黨部的書記長公然提著現金替該黨候選人買票事件,遭檢舉後,當街被檢警逮捕。

中國國民黨的選舉奧步確實罄竹難書,它的奧步通常都是使用在非中國國民黨籍的候選人身上,很少的例子有時也會用在「不乖」的自己人。

僅簡略說一個特例。

曾經擔任過苗栗縣第二、三屆縣長的劉定國,因為跟警總的前身保安司令部時代的參謀長柯遠芬意見不合,原本在第一屆縣長選舉時以二千多票險勝,竟被柯遠芬以司法手段搞成「當選無效」,只幹了一天縣長就下台了。不但締造了台灣選舉史上的第一件「當選無效」案,而且成為任期最短的縣長。

二二八殺手柯遠芬(圖左)、劉定國(圖右)。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劉定國是苗栗縣人,年少時曾赴日本留學,1933 年前往中國,1937 年考入中央陸軍官校(黃埔軍校)就讀,1946 年申請返回台灣,調往台灣省保安司令部參謀處擔任中校參謀。

不久,他就和柯遠芬開始顯得格格不入了。因為當時軍隊到處胡作非為,搞得非常不像話,柯遠芬卻似乎都不以為意,所以,他便在一次柯遠芬對中校以上軍官進行精神講話之後,提出了以下的意見:「不要以征服者的姿態對付台灣同胞,不要把日本人留在台灣的東西視為戰利品,現在這個情形,台灣人普遍反感,如此搞下去,會發生流血事件。」柯遠芬聽了很氣憤,阻止他說完。

1947 年果然發生驚天動地的二二八事變,第三天,柯遠芬拿著陳儀的命令要他去當新竹防衛指揮官,卻不派兵給他,柯遠芬要他自己想辦法。後來又在處理二二八事變的作法上,與柯遠芬再度發生幾次意見上的衝突,柯遠芬主張採取強硬手段,他則極力反對,有時甚至抗命行事。新竹防衛指揮官只當了一個月,即被調回參謀處。

1949 年年底,柯遠芬再把他調往高雄要塞,擔任守備團勤務隊上校隊長,一年後,他決定「發誓不再當軍人,不再和這批人為伍」,於是,提出辭職,1951 年 1 月 1 日獲准,隨即投入第一屆苗栗縣長選舉。

劉定國只得到第二高票,但因第一高票得票未超過投票總數的二分之一,必須舉行第二次投票,他才獲得高票過關,正式公告當選後,台灣省民政廳頒給當選證書,他在 5 月 1 日上任。

然而,當選公告後,突然冒出兩個農民向高等法院提出當選無效之訴。當年的台灣省各縣市長選舉罷免規程第六條第二款規定,現任軍人或警察不得競選或停止其被選舉權。柯遠芬告訴高等法院劉定國雖然辭去隊長之職,卻並未退役或除役,高等法院根據這一點裁定當選無效。

此案當時非常轟動,劉定國曾經公開指出「煮豆燃豆箕」被陰謀打擊的內幕,而引起很多議論,咸認柯遠芬有幕後指使告訴及影響司法審判之嫌。

劉定國最後仍被確定當選無效,並喪失被選舉權,縣長只得重選,但投票率不及四成,造成選舉無效,再度重選,結果第一高票又未過半數,舉行複選後才勉強產生當選人,這項選舉前後總共投了五次票,也是創了台灣選舉史上的記錄。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