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尖尾週記》誤入「侏儸紀公園」的豬玀

圖片來源:Pixabay

尖尾本來想用「誤入叢林的小白兔」來形容這一陣子的心情,但是怕大家會覺得噁心,而且先前連「死豬」的頭銜都認了,所以就用這個更符合現實的標題吧。

根據發動連署譴責尖尾的法官團體所稱,到昨天全國已有八成的法官簽名,認為尖尾要約詢「馬英九洩密案」的法官是「濫權、違憲、毀政」,只差沒有「叛國」。害得尖尾感動不已,殘殘決定購買 500 份雞排(也可選擇珍奶),邀請那倖存的二成法官共享。(預算有限,知道這個消息才撤簽的人,恕不受理。)

日前國際人權團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提到中共政權近來對宗教迫害已經到了肆無忌憚的程度,不論是教堂或佛寺都遭到文革時期「紅衛兵式」的摧殘,所以中國「自由度」評比只剩下 100 分中的 13 分。結果中共官方冷冷一句:「中國內政不容外力干預」,真的是「人不要臉、天下無敵」。

其實這是中國政府從來面對國際譴責時的標準回應,早在中共建政之初,總理周恩來就曾提出「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包括平等協商、求同存異、溝通思想、消除誤會、互不干涉內政等。中國從此就躲在這個看似名正言順的鐵布衫底下,遂行其極權血腥統治數十年。從早期的人民公社、三反五反,到文化大革命、鎮壓藏族,再到天安門屠殺,虐殺法輪功學員並活摘其器官,直到近年的維族教改集中營,中共的暴政壞事做盡,確實已達罄竹難書的地步,也遭到國際人權團體的無數次惡評與譴責,但哪一次不是祭出一句「不得干預內政」?

香港反送中遊行。
圖片來源:中央社

以最近香港「反送中」抗議活動時,不少民主國家的議會表達關切,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強硬表示:「香港事務是中國內政,…沒有干涉的空間。」說香港事務是中國內政或許難以反駁,但最離譜的是,幾年前美國國會通過授權總統對台軍售,中國外交部照樣說:「上述法案…粗暴干涉中國內政。」喂,變成口頭禪了嗎?

雖然「不得干預他國內政」也是聯合國會員大會第 2625 號決議文 (Resolution 2625) 所肯認,但真的就毫無例外嗎?真的是確保各國和平相處所定的唯一國際準則嗎?當然並非如此。由於國際關係越來越緊密、世界越來越小,個別國家的自主管轄權也越來越限縮,譬如應付氣候變遷、生態保育、疫病擴散、或跨國犯罪等,這些全球性公共事務的成效有賴各國對內政管轄權與領土使用權的自我節制,就不能濫用「內政」為藉口,把自己的快樂建在別人的痛苦上。

圖片來源:截自《尖尾週記》

干預他國內政有另一類更重要的合法例外,就是所謂執行「強行法」:一國政府如果犯下種族滅絕(genocide)或危害人類罪(crimes against humanity),嚴重違反「聯合國憲章」及其他人權公約,則其他國家都可採取適當的阻卻行動,干涉內政有理。

真是該打,由中共霸權尖尾竟然聯想到台灣的司法霸權,前者是「中國內政外國不得干涉」,後者是「司法核心外力不得干預」。

幾十年來中國從來不會反省,別的國家為什麽會想干涉你的內政呢?是吃飽太閒嗎?還是對你的領土懷有侵略野心?顯然都不是,因為每次都是你的國民千方百計突破官方有形無形的封鎖,對外發出求救的哀嚎,才引發別國政府或民間對你「找麻煩」。可見外國干涉並非不請自來,而是出自中國內部的治理無方與人權違失,基於人道考量、不忍對中國人民的苦難視而不見,中國卻「見笑轉生氣」,居然還有臉嫌人家多管閒事,完全証明中國法西斯政權不知反省、不容批評的心態。

同樣的,台灣司法界也從來不會想想,監察權為什麽要「干預審判」呢?是見不得法官待遇好?還是想做司法的「太上皇」?顯然都不是;如果不是人民成千上百封陳情信,滿紙辛酸訴說司法不公,把監察權視為平冤的最後一線希望,尖尾何必吃力不討好,絞盡腦汁、內外樹敵,和一些無良司法官與荒謬判決書「鬥法」?司法官在指控尖尾踩到紅線、侵入地盤、製造寒蟬、霸凌專業之先,是否應該自問:台灣人民信任你們嗎?你們「判生判死」問心無愧嗎?司法自律與評鑑機制讓人民有感嗎?司法院大家長不時掛在嘴邊的「審級制」與「再審及非常上訴」等,歷來救濟了幾件重大冤曲呢?針對司法官而設的「枉法裁判罪」與「濫權訴追罪」,迄今有任何「業績」嗎?幾十年來從來沒用過,要等什麽呢?過去對綠營政治人物的裁判過得了「無私」這一關嗎?你們配談審判獨立嗎?依據國際法,連對他國內政進行干涉都有合法例外,尖尾不能基於人權正義調查法官的審判品質嗎?

圖片來源:中央社

面對千餘法官連署,尖尾提出了「公開辯論」的建議,好讓爭論聚焦、甚至取得共識,大家都可遵循。不料「中華民國法官協會」回應:「不想做口水之爭。」蛤?一方發聲明、搞連署,無關口水;雙方公開辯論、據理力爭,反而叫口水戰?那如果辯論時規定要戴口罩、想吐口水要到洗手間,這樣可以同意舉辦嗎?尖尾也太過天真了,以為在「侏儸紀公園」裡,恐龍和豬玀也可以像三黨總統候選人一樣,各自發表對司法權與監察權的見解,不管用不用讀稿機,讓真理越辯越明。但恐龍畢竟不是吃素的,看來口水不是用來講道理,而是用來吞食豬玀的。

豬年已經進入最後階段,誤入「侏儸紀公園」的豬玀也面臨了生涯最後的戰役,未來從台灣司法界絕跡的,是恐龍?還是豬玀?

原文出自尖尾週記,芋傳媒經授權轉載。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