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尖尾週記》李復甸該打一百板

圖片來源:Pixabay / 作者:TPHeinz

這一週,尖尾打算約詢馬英九洩密案一審法官的事情爆發,尖尾的大名與肖像躍上幾大報的頭版,根據監察院每日彙送的剪報資料計算,連續三天共有 57 則相關報導與評論,幾乎一面倒謾罵撻伐,尖尾這一輩子還沒有這麽「風光」過,不知老婆為何愁眉不展。但是就如一位知己的同事說:「死豬不怕滾水燙,他才不在乎哩。」─什麽是朋友?就是罵你死豬,也只有認了。

其實此案的協查調查官約兩個月前即已去電相約,但該法官以年底事忙為由要求選後再說,不料週一卻在尖尾毫無所悉的情況下,自行熊熊定出一個來院日期,並且對外大肆宣揚,彷彿即將走上刑場的無辜羔羊,引起台北地院、中國國民黨立院黨團、馬辦、檢察官改革聯盟、司法院等「救援團體」相繼發出悲壯聲明,要尖尾停止約詢法官的「濫權」行為;中華民國法官協會甚至聲稱要發動全國連署譴責尖尾,不知是講真的、還是在搞笑。但是一直到今天,該約詢日期只是該法官片面決定並逕自宣布的,不但不夠尊重尖尾、而且有違監察院約詢相關的保密規定;至於在敏感時刻製造爭議性話題,是否有選舉操作的意圖,當然又是一個「自由心証」的羅生門,這是題外話。

對於絕大多數的報導、聲明與評論,尖尾只能給予「不值一駁」的回應,因為幾乎全是陳腔爛調、尖尾單是在以往的〈尖尾週記〉就駁斥過不知多少次。譬如說尖尾此舉是「綠色恐怖」、「恐嚇司法、秋後算帳」、「霸凌女法官」、「造成司法官的寒蟬效應」、「引起法官人人自危,深怕被分到承審政治人物的案件」、「面對某些案件的審理時有顧忌」等等,這種「集體玻璃心」的說法,就如一位法官朋友的感嘆:「法官如果因為法律見解被約詢,就會有壓力,而日後自我限縮,這樣的法官是否有資格喊審判獨立?」

一語中的,尖尾認為這樣一嚇就破膽的法官,真切地描述了過去半世紀的那些黨國恐龍,選擇服從威權、卻對人民作威作福,這種司法官不僅沒有資格喊審判獨立、甚至沒有資格當一個民主時代的台灣人。

尖尾只想問一個簡單的問題:在尖尾還沒有變大尾之前,在司法權還沒有受到監察權「恫嚇」之前,照理說審判都是獨立的、法官都是公正的,那請問台灣人民對司法官的信任度為什麽只有三成呢?是因為人民都是像尖尾一樣的「刁民」嗎?

這次法官團體照例又搬出〈憲法〉第 80 條或釋憲文第 325 號,以所謂「法官獨立審判不受任何外力干預」,硬拗「審判」泛指「審判前、審判中、審判後」,換句話說,即使終審確定判決,也不能評論,否則仍屬於「干預」;你如果反問:已經定讞的審判,白紙黑字、歷歷在目,如何可能被干預?難道尖尾用立可白塗改重寫嗎?回答就是:但監委的質疑會影響以後的審判方向啊。於是辯論又回到上面「寒蟬效應」的荒誕說法,沒完沒了。

這次唯一值得一讀的一篇評論,是前監委李復甸在《中國時報》的〈陳師孟、許宗力,各打五十板〉(2019.12.20)。看到標題,尖尾有些不解,因為李教授與尖尾在國家認同上雖有相當歧異,但在一些法界友人及監院前輩口中,其法學素養頗負盛名。等到讀完全文,發現他的立論與尖尾過去的闡述幾乎完全一致,都以1956年2月7日行政、司法、監察三院協商結論為準則,主張監察權當然適用於法官審判品質的糾彈,只是在案件審判中,監委應自我節制。他說:

若監察權無法對枉法裁判做成糾彈並移送偵查,司法一旦偏頗,甚或侵害人權,將如何救濟?法官獨立審判當然不容政治力干預,監察委員依憲更必須超出黨派獨立行使職權。在監察與司法各自堅守分際的狀況下,制度並未准許司法不受監察節制。

他接著又指出:

記錄上,江國慶、徐自強、鄭性澤案,都在判決確定後,甚至在排隊等執行死刑時,被監察院提出質疑得到再審,若監察院不能調查司法,這樣冤案如何處理?監察院沒有第四審的權力,但卻有司法糾錯的責任。

老實說,這個「梗」連尖尾都感到佩服。

正當尖尾要為他鼓掌時,終於看到他對許宗力和尖尾的「五十板」:

許宗力在高談捍衛審判獨立之時,有過自我省察嗎?陳師孟在行使監察調查權時,過得了無私一關嗎?

原來他對尖尾的不滿,是認為尖尾找上馬英九洩密案為調查對象,想必是「辦藍不辦綠」,通不過政黨中立的考驗。

尖尾在接受提名之初就公開表示,以後很可能會被質疑「辦藍不辦綠」,但不是因為尖尾「挑食」,而是因為「政治冤案菜單」上,從來只有綠營政務官的案件,沒有任何中國國民黨官員受到不當審判的案件。就以前兩天才遭台高院再次駁回的郭瑤琪案而論,有哪一位藍營政務官是因為單一污點証人的証詞,在沒有其他直接証據的情況,被控收受三萬美元而獲判 8 年貪污罪?政治冤案既然是綠營的「專利」,製造這些冤案的法官都來自同一個「藍子」(錯別字,不要學),尖尾若不「辦藍不辦綠」、難道都不辦?

圖片來源:截自《尖尾週記》

假如李教授不以為然,認為天下法官一般黑,民進黨執政時期,應該也有藍色政務官受到綠色法官枉法裁判的案例,那麽尖尾想請教,您在六年監委任內,為何會眼睜睜放過這樣的案子不辦呢?如果您有政治潔癖,不想涉入藍綠,那麽就請指出來考驗一下尖尾是否「無私」,只要您舉証,尖尾保証在調查馬案之前插隊先查辦。

若李教授無法舉出任何一例,尖尾對您的「五十板」加倍奉還,應不為過吧。

原文出自尖尾週記,芋傳媒經授權轉載。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