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辭職,就為二號土鳳梨──從得獎廣告文案到麻豆農村學生!

圖片來源:截自買買氏‧《棄業日記》這輩子一定要出走一次啊!臉書

「人來到這個世界上就只是為了上班賺錢的嗎?」想不透的她,決定拿自己當試驗品,棄業一整年,看看人生除了上班賺錢之外到底還能有些什麼?

「幹!」把小摺搬下客運後,我忍不住大吼。六月的麻豆下著密度幾乎是零的超大午後雷暴雨,堅持種無毒野蓮的阿銘連糊口都有問題了,所以根本不可能有車來接我,於是我穿上比垃圾袋還薄的三十元雨衣,踏上其實是兒童用的超迷你小摺,一股作氣地衝向這個超大游泳池裡。

老天爺啊,難道因為是麻豆,雷陣雨就得和碗糕一樣大嗎?!

麻豆轉運站。
圖片來源:維基共享資源

在踏上這段旅程之前,我是個廣告文案,我的工作很單純,就是『掰』──把好的商品再神話,把快死的產品講活,然後每年在國內外廣告獎上搞幾個創意獎回來。但就在那年,我們幫一檔基金在不到一週內就募集爆滿、幫某個品牌逆勢成長百分之二十五、好不容易拿了幾個夢寐以求的國內外獎項之後,我卻莫名的空虛起來

直到那天,我的創意總監 Fish 從台中帶了一盒赫赫有名的『土鳳梨酥』送給我,相當意外的,我竟在那個以台灣圖騰為設計主軸的禮盒中,找到了答案。那是一張罕見的長文案 DM,它的大意在講,這家餅舖支持台灣農業,堅持用實實在在、香氣迷人的台灣二號土鳳梨做鳳梨酥,而非以鳳梨香精混合冬瓜醬來製作。它的文案寫著:

「不懂五號,你不懂香水;不懂二號,其實你不懂鳳梨。」

「面對美麗的鳳梨田及殷實老農,我們暗自期許,一定要讓世人重新認識二號仔之美,驅除香精,恢復鳳梨!」

鳳梨酥。
圖片來源:維基共享資源

說來有點誇張,不過我真的嚇到了,這種足以贏得最佳文案獎的文字,竟然不是出現在為了得獎而特別製做的廣告裡,而是默默的躺在一盒土鳳梨酥裡,單純告訴你,因為你的購買,台灣又能有更多二號土鳳梨田,又有更多老農能繼續種鳳梨。

我這才知道,原來除了讓有錢企業變得更有錢、挖出消費者口袋裡的錢、與汲汲營營於廣告獎外,好的廣告文案原來也能對社會有些正面價值。土鳳梨酥當天在我胃裡發酵之後,又跑到我的大腦發酵了三個月,然後就在某個六月天,我走進創意總監的辦公室遞上辭呈。「我想去尋找真正打動我的事物,寫一些有意義的文案。」

有人說做廣告的不是瘋子就是腦袋有問題,這句話真的沒有錯。因為我的創意總監明明缺人手缺慘了,卻無法敵過他骨子裡那股愛鄉愛土的熱血,他不但含淚支持我,竟還貼心的偷了他寶貝兒子的小摺送給我,讓我好歹有個比走路更有效率的方式,到全台灣尋找感動。

圖片來源:Pixabay / 作者:Estebanescu

「我不能去,妳就代替我去吧!」 他說。於是,離職後的第二天,我就出現在這裡──雨大的跟碗糕一樣大的麻豆,我像在游泳池裡面騎腳踏車一樣,朝著我從未謀面過的部落格格友,阿銘的生態野蓮池前進。在此之前我和阿銘大概只互通過十幾次部落格留言、二十句 msn 對話,但是我非常非常確定,這個對生態保育瞭若指掌、卻對販賣自己無農藥野蓮一籌莫展的農夫,有可能就是真正能讓我發自內心認同、感動的『產品』。 在我留下想用商品文案換取他的生態知識的留言後,他很阿沙力的答應了,還幫我找好了便宜的學生套房長宿。

鼻子進了好幾次水、一再停下來擦拭已經變成蛙鏡的眼鏡、恐怖的雷聲讓我尖叫到聲音都啞了……老天! 我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到啊?就是那個鴨子!呱!現在想起不禁莞爾,老天真的很幽默,賜給我這麼大粒的雨水當見面禮,我和阿銘整個見面的過程也荒謬至極。

「就在那個麻豆國中對面,有一個鴨子……呱!」阿銘在暴雨中努力的對著手機大吼,期望能穿透被暴雨矇蔽的爛收訊。「一個鴨子?!」我站在 7-11 屋簷下,但不知道為什麼碗糕雨還是一顆顆擊中我的頭頂。 「對! 就是鴨……呱~~~~~」一聲巨雷響起,接著,我和阿銘之間的收訊瞬間歸零。

麻豆林宅。
圖片來源:維基共享資源

「應該是……是……一個養鴨場吧……聽到呱呱叫的聲音就到了?」我試圖拼湊著破案線索,何況他是農夫,田邊會有養鴨場還滿合理的。不過阿銘還真可愛,直接告訴我約在鴨寮就好了,何苦那麼用力的呱呱叫呢?

直到我騎著我的泡水車來到麻豆國中正門口,看見一個賣力揮手的男人,我正狐疑怎麼一隻鴨都沒看到,突然望見了他頭頂正上方的招牌。我忍不住在大雨裡抱著肚子狂笑起來,差點沒被雨水嗆死。原來才不是什麼鴨寮勒,阿銘跟我約的是一家飲料店,店名就叫─鴨─子─呱─呱!

我狼狽的脫下雨衣,整個人就像穿衣服泡了三十分鐘的澡一樣,水從我身上的每個部位不停滴落。阿銘、鴨子呱呱的老闆娘柳姊和店裡的熟客想笑又不敢笑的望著我,就在我的排水量快要蔓延到整個店裡的時候,阿銘告訴我:「快去樓上洗澡! 不要涼到了,這裡就是你這幾天住的地方。」 我透過充滿雨水的鏡片望向阿銘,才發現他和我想像中的農夫很不一樣──一頭長髮、海軍陸戰隊般的體格、還戴個黑框眼鏡,如果不是已經知道他的職業,我可能會以為他是粗獷型的藝術家。

圖片來源:Pixabay / 作者:Dsndrn-Videolar

我們約好吃完晚餐後再碰面,好讓我先梳洗休息一會兒,於是我全身濕搭搭的走向二樓。鴨子呱呱是一棟透天厝,一樓是店面,二、三樓就是租給學生的雅房和套房。自從離開學校以後我好久好久沒有到過這種木板隔間的宿舍了,我看著房間裡簡單的單人床、鐵書桌和矮矮的摺疊床頭桌,不禁回憶起自己的學生時代,不知道那個過去一心只想當上創意總監的大學生,有沒有想過自己會在九年後,辭掉夢寐以求的廣告工作,來到麻豆重新當學生呢?

本文摘自《棄業日記:這輩子一定要出走一次啊!》一書。

棄業日記:這輩子一定要出走一次啊!

  • 作者:買買氏
  • 出版社:天下雜誌
  • 出版日期:2019/12/02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