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阿富汗難民炸洋芋片 印尼創業培訓助圓夢

圖片來源:中央社

洋芋片在熱鍋裡炸得吱吱作響,香氣四溢,這些是要給下訂單的客戶的。沒有朋友當幫手時,比斯米拉一天只能做 20 包,從採買馬鈴薯、切片、調理下鍋、調味到包裝,都自己來。

比斯米拉(Bismillah)是阿富汗難民,近期從雅加達近郊茂物(Bogor)分租公寓搬進這個位於雅加達東區的租屋處,有了自己的廚房,一坪不到的空間僅有一個桶裝瓦斯和中型鍋子等簡易爐具,是他的創業基地。

比斯米拉今年 1 月正式創業,自製、行銷「Ashi Mashi」洋芋片,這個波斯語的含義是「small and tiny」(小巧),取這個名字是因為很「可愛、吸睛、很好記」。

今年 21 歲的比斯米拉對烹飪、做生意原本毫無概念。位於阿富汗中部的家鄉加茲尼省(Ghazni)因長年深陷戰火,他和家人逃到伊朗後以營造維生,卻因身分證件問題被單獨遣返,之後設法付錢給人蛇集團才來到印尼,當年 16 歲。

由於印尼不允許難民工作。比斯米拉說,他每天在家無所事事,生活無聊、覺得自己沒用、很焦慮,這樣的日子過了 4 年多後,他決定找點事做,剛好有澳洲籍的朋友建議他做洋芋片來賣,「我跟她說我不會炸洋芋片,但我會試試看」。

就這樣,比斯米拉開始上菜市場買馬鈴薯、沙拉油回家練習,跟著網路上找到的食譜逐一嘗試不同的調味方式,每週炸 3 次至 4 次,經過 4 個月多,終於找到他現在的作法。

比斯米拉說,他的洋芋片不加味精、防腐劑、調味成分簡單、比市售洋芋片健康,「吃過的人都很喜歡,回購率也很高」。

比斯米拉說,這位澳洲朋友很關心難民的處境,她也給過其他難民同樣建議,但他們做了不久就放棄。

他日前接受記者訪問時說,他也有過放棄的念頭,「因為我有時甚至沒有錢餵飽我自己,怎麼有能力為了練習炸洋芋片買馬鈴薯?」他說,「那時候是蠻辛苦的」,但是當時有一股意志力,支撐他繼續做下去。

仍在不斷嘗試食譜的同時,比斯米拉去年 10 月參加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公署(UNHCR)與阿天瑪加雅天主教大學(Unika Atma Jaya)等為印尼年輕人與難民舉辦的創業訓練,今年 1 月完成 5 個月課程後,創業理念獲肯定,贏得小筆創業基金。

比斯米拉說,從這項計畫學到經營、管理企業和員工的知識,建立許多印尼的人脈,對他幫助很大,「在那之前,我沒有任何印尼朋友,現在 8 成至 9 成的朋友是印尼人」。

相較過去,比斯米拉說,他原以為到印尼 2 年或 3 年就能到澳洲,現已 5 年了,有可能等更久;但現在的生活有重心,讓他快樂許多,也不再需要請在伊朗的家人資助生活費。

但難民身分仍讓比斯米拉在生活上面臨許多限制,例如他的 UNHCR 難民卡只能確保他在雅加達與茂物有行動自由,但無法在銀行開戶、不能用自己的名字註冊洋芋片商標或處理與生意相關的事務等,都造成擴展生意的困難。

因為這些限制,UNHCR 的計畫鼓勵難民與在地青年共同創業,讓在地夥伴出面處理難民因身分限制遇到的障礙。

阿天瑪加雅天主教大學職員黃蕙英(Ingrid)協助推動 UNHCR 的創業訓練計畫,因此成為比斯米拉的合作夥伴。

黃蕙英說,比斯米拉剛到印尼時很年輕,整天沒事做,如今比斯米拉有熱情、創業精神,從不放棄,炸洋芋片不只要做的好吃,還努力行銷,讓事業成長,值得外界幫助。

黃蕙英表示,這項計畫是希望創造難民與在地社群的合作,以比斯米拉為例,比斯米拉買馬鈴薯、調味料等材料,協助在地經濟發展;同時也可以幫助難民更融入社會。

UNHCR 駐印尼代表瓦爾加斯( Thomas Vargas)說,這項計畫對難民和印尼社會來說是「雙贏」。他說,「誰知道這些年輕創業家未來會不會創造出和蘋果(Apple)一樣大的公司呢?為什麼不幫助他們呢?這是非常可能的」。

瓦爾加斯說,「年輕、聰明、有技能的人能貢獻社會良多,如果強迫他們不能發揮所能,在我看來,沒有比這個更糟的事了」,UNHCR 希望這個計畫帶給難民更多機會。

對於難民的處境,比斯米拉說,難民希望能有國籍、身分,「這是每個人的基本權利」。他很謝謝印尼政府,能讓還在等待赴第三國安置的難民在這裡生活,不過,他也希望印尼能給難民工作、或更多學習技能與知識的機會。

從 2018 年 10 月初開始學做洋芋片,比斯米拉的事業仍在起步階段,但已獲得迴響,有食品公司對他的產品感興趣。

目前顧客要訂購 Ashi Mashi 洋芋片,必須透過圖片分享社群網站 Instagram 及通訊軟體 WhatsApp 下訂單。比斯米拉希望未來能增加產量,並開通更多行銷管道。

隻身在印尼 5 年,當時僅認識的朋友是同班機的難民。比斯米拉說,他定期與家人聯繫,但還沒告訴家人近況,他想等事業真的成功後,再跟他們說,「給他們一個驚喜」。

比斯米拉左手臂有斗大的刺青字樣「Destiny Angel」,這是他到印尼後做的,「Angel 指的是我媽媽,Destiny 是我的生命,這代表媽媽是我生命中的天使」,言語中流露出對家人的深切思念。

(新聞資料來源 : 中央社)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